欢迎您的到来!   设置首页   收藏
你的位置:主页 > 开奖结果 >

青海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发布时间: 2019-07-0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手机开奖,2019年第五期《中国作家》推出了我省作家古岳的长篇纪实文学作品《冻土笔记——达森草原的前世今生》。作为近年来一部具有相当水准的生态文学作品,《冻土笔记——达森草原的前世今生》通过展现作者在达森草原的见闻和经历,表达出他对冻土生态系统问题、草原退化问题、人和自然关系问题的直观感受和深入思考。精湛的文学品质,独特的视野和情怀,让这篇作品甫一发表就引起了人们的高度关注。5月17日,由《中国作家》杂志社和中国作家协会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联合主办的作品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副主席何建明,以及程绍武、梁鸿鹰、李一鸣、徐坤、李炳银、王宏甲、黄传会、白烨、张陵、汪守德、高伟、胡平、李朝全、王干、陈福民、贺绍俊、岳雯、傅逸尘等作家、评论家与会研讨。如此高规格的作品研讨会,对我省作家来说,殊为难得。为此,本报“江河源”副刊特辟专版,编发研讨会部分发言摘要,以帮助读者更好地了解、感知该作品。

  程绍武(《中国作家》主编):作家古岳以一颗善良之心、敏感之心、众生平等之心观察大自然、亲近大自然、描写大自然,作品细节丰富,描写生动,感叹真挚,人物形象饱满,是艺术性、思想性和纪实性的完美结合,是难得的高水准的纪实文学作品。

  何建明(中国作协副主席):这部作品我觉得非常好,大散文。我看了古岳的简历,他是一个记者出身,记者出身的作家比成熟作家写的作品胸怀更宽阔,视野更高远,理性而不失奔放。作品有强烈的地域性、知识性、民族性、思想性和文学性,我觉得它把我们带进了一个很少到达的神秘的富有诗意的藏地高原,把我们拉到了特别纯朴真挚勤劳善良的藏民族中间,我非常感动。同时让我们人类思考一个共同的问题,如何尊重自然、爱护自然、和自然共存。我特别喜欢这部作品。

  李炳银(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评论家):我们经常看到的一些作品,生活和作家、作品和作家是隔着的,中间是有隔层的,但是看了古岳的《冻土笔记——达森草原的前世今生》,我觉得生活就和古岳的生命、和他的写作和他的表达都是紧密地融汇在一起的。他之所以让人感觉到写得好,作品厚实,和他生活的底座基础有很大关系。我们总是讲创作要有生活,看来没有生活确实很难出现好作品。第二,这部作品开口好像比较小,是个人的观察,是个人的笔记,但是开口小并不等于内容贫乏,不等于内容简单肤浅,他通过自己的眼光,通过自己的感受,通过自己的亲临和体验,思考的问题、面对的问题是全球性的,是人类性的。另外一点刚才建明讲了这是大散文,应该是很长了,但是我们在阅读的时候觉得总是有新的发现,虽然就那么几个人,但是这么几个人,在空旷的草原当中,这种叙述让人感觉到不空洞,用了很多非常精彩的生活细节描写,有很多密实的故事,把这个内容填充的非常密实,让你感觉到怎么有这么多话说,怎么有这么多东西值得描写,描写出来还是让人感兴趣的,这点可以看出与作者观察的细致、观察的深入、观察的到位,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我也注意到在密实的同时厚重的同时,有些地方给人感觉太密了,有些地方还可以疏一些,可以再节制一点。

  胡平(原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这个作品我觉得从形式到内容上都给大家一些新鲜感,形式上我们开的研讨会比较多,但是笔记类的散文作品还是比较少,所以看上去还是觉得很新鲜,一种田野的调查笔记。过去我们的文学作品一般指人和文的关系,不太注重人和自然的关系。这部作品主要写人和自然的关系,题材非常有新意,专门以冻土为题材进行写作,确实反映了我们文学创作上一种深入的拓展。20世纪80年代90年代我们都很难设想到一部作品以冻土为主题,这也说明了整个文学创作的进展。这部作品不是科学考察,作者也不是科学家,但是我觉得对科学研究非常有价值,没有什么技术分析,没有什么数字,通篇都是描绘,描绘的都是大地上人们肉眼可及的事物,有些就是一些迹象,但是被作者发现了。这部作品的价值不仅是文学价值,科学价值也是很显著的,主要呈现出很多现象很多细节,在生态研究上提供了很多证据,在文学上也营造了我们人类生存环境的一种现实的氛围,我们读过这部作品和没有读过这部作品确实对现实环境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同时我也觉得作品是不是显得稍微散了一点,笔记略过了一点?

  白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评论家):古岳这部作品比较特殊,说大散文更恰当。一个是内容表现比较特殊,还有一个是写作的方式和手法也比较特殊。

  从内容来看,他说的是达森草原的前世今生,但又不限于这个,是以这个为主线,其实涉及青藏高原的历史自然的各种事,内容非常浑厚,写法上纪实性很强,散文化也很强。我觉得作者写的这个地方对我们来讲就是很陌生,我完全没有去过,青海去过,去的多是青海湖和西宁,与他写的达森草原还是相距甚远,连边都没有摸着。从这个意义来讲,这部作品我只能是谈阅读感受,通过谈阅读感受向作者表达敬意,只能是这样。

  作品有几个地方我印象特别深,比如写到发现了很多远古时期的时间很长、分布很广的石刻遗存,这个我原来也知道,但是古岳在这里写得比较充分,这个石刻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时间之久远,参与的人数之众多,在世界历史上都是罕见的,应该算是世界文化奇观之一,可以丰富我们的视野。原来我们觉得青藏高原是自然博物馆,如果把石刻往里面一加可能是人文博物馆,不仅是自然的同时又是人文的。而且从作者来看,他由此给我们呈现出更宏阔、更长远的自然观、历史观。尤其是他开始一段特别写到这个地方最早的生物是鼠,鼠之后是狼,很多年之后才有了人,如果从生物链来看人是后来者,后来者多么强势,利用草原的同时祸害草原,我们会超出传统的观念理解和思考这样的事情。

  几个朋友相互之间的友情也写得非常充分,以及他们的思考。这一点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对草原的忧思是这部作品非常精彩的地方,甚至是主线。里面还有一些小事,但是你看了以后给你很多思考。

  另外一点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他从藏族日常生活来看草原生态到人文到习俗各方面的变化,这种变化在我们来看可能是亦喜亦忧。这个作品看起来是写自然写生态,但是里面有很多人文的思考、人文的情怀,包括三言两语的描写和感慨,都会给你很多思考,把你引入同样的忧思,为草原的今天和明天思考:怎么办?他不纯粹写生态,或者写生态中寄托了更多的历史和人文的思考,这个比较少,所以我觉得这个作品应该是这几年出现的非常重要的作品。

  黄传会(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这部作品我读得很慢,读得很艰难,读得小心翼翼,这是我的阅读感受。读这个作品可不像读有些报告文学,躺在那个地方一个晚上把一本书就读完了,这个真的是读了好几天。读后有三点感受。第一,作者用自己的微观镜头带我们走进了达森草原。这里用的是微观镜头,作者笔下的草原冰川生物格外生动可信,因为作者整个用的是微观。第二个感受,这是一部充满无奈与忧患的作品。随着工业化进度的加强,生态环境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自然资源的枯竭和物种消失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第三,《冻土笔记——达森草原的前世今生》是一部有情感、有温度、有品质、有思考的作品。作者一次次将我们带入草原,面对冰川站在冻土上去思考,我特别喜欢这个作品当中很多的议论。这些议论的确都是非常独特非常有意思的,也非常精辟。

  张陵(原作家出版社总编辑、评论家):我主要从生态文学这个角度去阐述我的一些观点。我认为这个书是我们国家近年来的一部非常重要的生态文学的、具有代表性意义的书。咱们现在都知道生态文学当中一个很经典的作品就是《寂静的春天》,这是国外的。中国的生态文学起步比较晚,但是仍然有重要作品,比如说《长江传》,把母亲河的前世今生写下来,也是写的惊心动魄的。还有一本书大家也知道,但是可能不是特别重视的,就是《狐狸的微笑》。现在我觉得我们读到了一部有标志性的作品,就是《冻土笔记——达森草原的前世今生》。这部作品我在读的时候感觉到它是非常好的散文作品——你们非要把它说成报告文学,我一直把它当成一个散文作品,当然在纪实的角度来说二者沟通的东西很多,但是情感好像比报告文学作家的情感更加散文化更加细腻一些,特别是里头的描写有点像作者在写他过日子,非常详细,非常细致,一滴水的变化、草的变化、树林颜色变化都记录下来,这种详细的程度好像报告文学的作家没必要这样。另外作者在写这个东西的时候非常忧伤,这个作品的情调非常忧伤。我们看到冻土层的融化,是不可逆转的。人类是有责任去用自己的力量把这样一种不可逆的过程放慢速度,不能去加重这种危害。作者看到不可逆的东西的时候内心是充满悲伤的,在报告文学里面很少读到这种非常诗意悲伤的感觉,所以我读这个作品很受感动。作品百科全书式地写了冻土的知识,冻土的变化。没有一味地去谴责人类,他承认大自然确实有这样的东西,但是警告我们人类不要随便去动它,也要有一种保护的想法,这是一种自然思想。

  王宏甲(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李炳银老师讲一看这个作品就认为作者是有生活的,没有生活写不出这些作品来。我感觉除了这点以外,给我最强烈的感觉是觉得这个作品里面有灵魂有信仰,不光是有生活。

  贺绍俊(沈阳师范大学教授、评论家):我觉得文学与社会学的结合首先强化了作家的责任意识和社会担当,所以我很看重古岳写这个作品的责任意识和社会担当。这决定了他的写作姿态,这种写作姿态不是审美的而是求真求善的。假如我们用简单的真善美谈一部作品的话,我觉得首先他的写作姿态不是审美,而是求真求善的。这部作品刚才大家都在讨论到底叫散文还是报告文学,什么文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写作的时候首先不是说我要写一个不同风格的优美的散文,首先是在完成一个对我们社会生态变化的考察,是要把的他的思考写出来,所以更多的是他的思考。这又不是一个纯社会学的作品,是作家参与到社会学,所以面对冻土的自然变化,最后落在人的行为的变化上,落在文化上。

  我尤其欣赏古岳的是哪里?他的思考的深层,体现出一个作家的成熟和严肃。一方面他的生态意识很强,另一方面又不是把它推向极端化和简单化。古岳很会观察细节,比方说他看到了步话机带来的变化,这个描写非常有意思,这种步话机几乎成了牧民生活的不可缺少的东西,但是带来了声音,带来了草原的噪音,我觉得类似这种对细节的描写和观察是非常有意思的。我觉得这个作品给我们带来的是这样一种思考,是一种没有画句号的,让我们不断往下延伸的思考,而且也是面对现实不断变化,并且去积极面对这种变化的思考。

  吉狄马加(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古岳的写作保持了他一贯的思考状态,大家知道他是做记者出身,另外也是文学功底、理论功底比较深厚的一位作家。他在青海这么多年,做了大量田野调查,在人类学社会学方面有很多的涉猎,所以他对整个青海的书写,很重要的一点,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站在全球化的语境下书写自己很多带着哲思性的、也具有很强社会性的思考,用大量田野调查进行支撑。

  我觉得,他的作品最可贵的不是一般意义上对生态变化,包括他这次写到的三江源的治多县这样一片区域的关照,而是用大量的田野调查数据反映出这个区域在气候变化下的大环境——自然的变化。另外,在这个过程中,把人在这片土地上的生存状态也做了很详细的呈现。所以我在读他的作品时觉得,他的作品有深刻的思考。这种思考当然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这也是不可回避的一个事实,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进行的整体工业化和后工业化,现在全球性气候大变化是客观存在的,虽然现在科学界有不同的意见,但是我个人认为,如何加强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不仅仅是在中国,就是在全世界,也不仅是一个一般意义的认识。要把它放在更高的道德层面,甚至是更高的、人类面对未来生存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另外,作为一个作家,在进行写作的时候,古岳是在冷静的叙事,做了冷静的分析思考。他的这本书的价值来源于一片冻土——达森草原,包括这片草原上发生的故事和人的生存状况。他也表达了对三江源当下及未来的生态环境的忧虑,表现出一个作家的责任心——作家的责任是很重要的。关注生态文学的人都知道,20世纪50年代美国的生态作品《寂静的春天》,当时也没有引起很多的政府包括新闻机构和重要智库的重视,但是从《寂静的春天》出版之后,里面所反映出来的这些问题,实际上提出了一个全球性生态保护的理念,怎么能更好地节约资源,可持续地利用资源,怎么更好地处理好人和自然的关系,特别是保护与发展的关系。这也是我想说的,古岳是一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作家。我想,要研讨这样一种人与自然如何和谐相处的问题,是一个长期命题,不管怎么说,这事关我们今后的发展。如何正确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更好地调整我们的产业结构,使我们的发展方式更合乎人的全面发展,更合乎生态,更加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这样一种理念。

  对古岳的作品我还是比较熟悉的,包括他过去写的那样一些纪实文学和长篇随笔。他一贯的主题表达就是对生态保护的深层思考,这种思考可以上升到伦理的高度来看,这是一个作家责任的表现。而在这部作品中,我看到了他在叙事策略上有了一些新的突破。古岳的写作一直是地域色彩很浓郁,思想视野很开阔,有很多的哲学性表述。现在很多写报告文学的作家,有的时候能够沉得下去也未必能够在形而上提得起来,这一点与古岳作为一个记者的际遇有关,另外和他的知识结构也有关系,他长期关注社会学、人类学、生态学。

  这部作品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考生态保护的重要文本。我也希望他还是保持一贯的思考状态,也期待他能写出更好的作品。

  汪守德(原总政宣传部文艺局局长、评论家):我觉得,这是一部我与民族的文学,人与自然的文学,心与行走的文学,不亚于任何一个作家书写青藏高原的作品,甚至比很多作家都要写得好。我首先看到的是这部作品前面的一首诗,我为其中的两句诗深深地感染,是这样写的:我在来世的路上,想起前世的歌谣。很好。他作为一个学者在这个作品里显现出来深厚的学养,作为一个记者有着深厚的积累,作为一个作家有着充分的激情,我们可以感觉到这样一些东西。作者视野开阔,深入扎实,细节生动。我认为这些细节是这部作品更让我感兴趣的地方。从这部作品里能感受到作家是热爱这个国家的,热爱中华民族的,是热爱他的民族的,他作为一个藏族作家在字里行间渗透着对民族的热爱。还有就是热爱他的朋友,对他身边的朋友表现出极大的热情,那种关爱,给我的印象特别深。还有一点,就是读他的书有一种既扎心又暖心的感觉。我们看到,他的民族面对那样一种生活——可能有些东西是非常令我们震惊的,但是我觉得他在描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是以一种正能量暖心的文笔进行书写。

  李一鸣(中国作家协会办公厅主任):读了古岳的《冻土笔记——达森草原的前世今生》有三点感受。一是融入大地。感觉不仅仅是笔随身走,而且是入身入心。二是书写日常。归结起来就是日子,写了日常生活那些一日一夜,每一个日子里蕴含着岁月,牧场的变化,时代的变迁,人世的变故,寄人寄物,是在场的,是现场的,是贴近大地和人心的。第三是思考高远。在日常之上,在平常之上,有宏大的主题,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对自然的爱惠及人类,对自然的伤害亦伤及人类等等。

  梁鸿鹰(文艺报总编辑、评论家):古岳之所以写了这部作品,能够写好这部作品,和他的第一手生活是非常有关系的,他生长在那个地方。同时他也有大量的田野调查,这个就是一手生活二手生活的结合,这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从文学上来讲还是非常有匠心的。语言讲究,结构也有特点,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这里面写的动物,我们除了在动画片里面感觉到老鼠是一个好东西以外,我们平时都是避之不及的,里面写到鼠和鸟的关系,不同动物之间的交往,只有怀着很细致的观察和具有情怀的人,才能写出这个东西。

  徐坤(《小说选刊》主编):生态文学研究在大学的课堂里面已经逐渐成了一门显学,在没有古岳先生这篇《冻土笔记》出现之前大家讨论的文本有徐刚、胡东林、阿来,今天,《冻土笔记——达森草原的前世今生》提供了另一部全面的、视野宏阔的、非常精致的文本。这部长篇纪实文学与其他作家写的不同的是,古岳先生有一种非常可贵的学者姿态,以自觉践行“四力”精神的态度来完成这样一部作品。通过读文本就知道他进行了大量的深入研究,是以一个扎实严谨求实的态度进行写作,他整个的思维方式是多向度的,不像大多报告文学的作家都是比较单向度的,有什么事情就查百度,不学习不看书。尽管在他的内在逻辑上文本后面两个带副标题的小节连的不够好,但是整体上有一个大的建构,有自己的一个思考,特别独到,这点非常值得赞赏。

  陈福民(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这个作品里面渗透了各种学科的文化思考,但更大的意义是一种事关人类文明的思考,文明意识其实要大于文化意识。这个作品本身非常鲜明的是,不是在文明的外部、在文化的外部去指点,而是在文明的内部讨论问题。作为作者,古岳的文本里面有一句话,大半生都是奔走在海拔4500米的地带上——我注意到有这样一句话,实际上无论是他自己的足迹,无论是他的文化认同,无论是他的文明信仰和关切都是在内部完成,这点使他很鲜明地区别与一些作家。刚才大家谈到阿来、李娟,其实还有刘亮程,我们看到刘亮程作为一个汉语写作者在凿空的地带处理的经验,有相当程度上,我们不能说他是外部,他也试图深入内部,但是从文明认同的角度来说与这个作品还是有差异的,比较明显。在我个人看来,都不如《冻土笔记——达森草原的前世今生》的作者跟他的文本、跟他的文明关切来得更纯粹更本真。所以大家去看,我们徐坤老师建议可以改成小说,确实有这个元素,也有老师认为可以加强文学艺术性等等,但是我不希望这样,我觉得保持这样一种坚硬的知识形态,保持这样一个在内部维护文明的纯粹性的姿态,这种人类学和社会学的视角,其实是大于文学的,传播和感染力并不比虚构文学差。

  我觉得古岳先生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在当下虚构文学为什么没有力量,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为什么今天虚构文学那么繁荣但是没有文学力量,或者不能引起读者很大的兴趣,为什么?原因很复杂,但是至少有一点,我们从文学本身来说,虚构文学所营造的氛围,它的审美系统,它所标示的知识符号,与我们今天这个变化万千的世界真相相距甚远。所以很多读者宁可去读非虚构类的写作,无论它叫什么。今天历史学、人类学、社会学,为什么这么热?并不仅仅是出于知识的时髦,这些表述有可能带来我们对真实客观世界的关注,有这种可能。

  王干(《小说选刊》副主编):我觉得这是一个内容非常丰富、非常复杂、非常有含金量的文本。这还是一个能够使人安静下来的文本,开头那首诗特别有意思,是使人能够安静的东西。第一,这是有信仰的文本。因为我们现在很多的作品没有信仰,没有价值观,没有灵魂,这是一个有灵魂、有信仰、有价值观的文本。第二,这是有知识的文本。因为里面写了大量的冻土的知识,写了很多生态的知识,写了很多畜牧的知识,写了很多关于草原的知识,还是一个为草原列传的文本。第三这是一个有价值的文本。感谢青海来的藏族作家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文本,同时感谢《中国作家》开了这么一个有价值的研讨会。

  李朝全(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评论家):读此文,我也有三点感受。第一个感受是这个作品就是聚焦人与自然的关系这样一个作品。作家有鲜明的问题意识,他在实地采访、田野调查过程中发现,原来是属于狼的家园,属于鼠兔的家园,现在有人这个强大力量的介入,狼的家园正在被破坏,鼠兔也有可能流离失所,因此作家采用了动物眼中的人的视角,从鼠族从狼族的眼中来看人这个邻居,有两个标题就是邻居鼠兔,邻居牧人……因此我觉得这个作品首先体现了作家鲜明的忧患意识。而且作家不单单是提出问题,更重要的是还在思考,能不能找到一个两全的对策或者是一个解决之道,就比如作家浓墨重彩地写的扎多的梦想。同时,它是作家的冻土哲学或者是高原生态哲学或者是高原生存哲学。第二个感受就是作家是带着生命体验的,里面有很多作家亲身的经历,自己的第一手采访还有自己的见证,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采集来的。第三个感受就是作家还力图写出一种文化意识或者文化品位来。比如说对于藏族文化的书写和表现,牧民的独特生活等等。同时他又探究江河之源,探究生命之源。包括作家写到的琼果阿妈(母亲泉),把水源称为是“琼果阿妈”,其实是体现了人要和自然和谐,我们要敬畏自然的意识。我个人觉得这个作品是很好的生态文学作品,归到报告文学归到非虚构都可以。

  高伟(《中国作家》副主编):读这个作品,感觉作者有一种很从容很淡定的性格体现在作品里面。作者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来自于文化背景的情怀,有一种来自于文化背景的自信,来自于这样背景的支撑力量。我阅读的时候感觉这个作品有一种世界眼光。读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是一个意义很丰富、价值很多元的文本。同时觉得这是有着在冻土地带生活体验的人对青藏高原的生态系统写的一份田野报告,我当时把它放在过去既有的栏目里叫作“走笔”,还是很合适的。刚才各位谈到了,他的文化背景带来的肌肤感受代表着人类对于那块土地最真切最有温度的感受和记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部作品是具有自然环境考察报告品质的文本。另外我觉得这是以一个藏族作家的触感,以一个世界和人文的视角进入生活在青藏高原冻土地带的藏民族的作品。第三,我感觉这个作品笔触非常细致,文化散文和诗性,自然生态考察与人文民俗记录兼具。另外,还有一种平静,自然放松的状态,这种放松来自于一种回家的感觉,绝不是故作姿态的东西,所以整个文字有一种自然随笔的气质。我觉得这个作品也给我们一种启示,除了典型的报告文学作品之外,我们今后要更多地寻找像这样的具有田野调查性质、贴近土地的作品。

  傅逸尘(《解放军报》文艺评论版主编、评论家):刚才大家对这个作品的文体争议恰恰显示出了非虚构写作的优势,身段越来越灵活,面向越来越多样,同时与时代发展的方向越来越契合。我想回应一下福民老师的观点,我也有相同的感受,进入了新时代,我们的文学应该具有一种什么样的面向和伦理?

  我们的文学不能总停留在我的日常经验,停留在一己悲欢这样一种状态。当我们的国家越来越接近站在世界舞台的中央,当我们在各个领域的成就越来越丰富的时候,我们的文学如何能够去跟上这个时代的变化,能够在这个时代的演进当中显露出来我们更加深刻的面向,这恰恰是这个作品提供给我们的一个启示。因为我觉得,这是一种有我的写作,也是一种有情的写作,这种有我的写作需要不断地带入自我长期以来浸泡式、跟踪式、研究式这样一种书写。因为是有情的写作,里面写到了万物共生的情感,写出了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写出了人与大自然之间的幽微、同时带有宗教色彩的情感,这种情感都是超越日常经验的,都是带有极端经验的色彩,这样的写作恰恰是能够给人以滋养的,给人以力量的,能够显示出崇高感的一种写作。这样一种写作恰恰是能够和当前时代的演进或者是与时代的精神特质相契合相符合,进而回到文学本体,这样的写作才是更加有力量更加深入的。

  岳雯(中国作协创研部理论处处长):第一,我觉得这部作品是一个文学性的写作。第二,我觉得这是一种知识分子的写作,它的知识含量、它的理性光芒,提供了我们对于非虚构文学所要求的真实感、历史性和总体性诉求,同时又平衡了感性和理性,属于非虚构的真实也在向我们敞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部作品在广袤的世界范围之下留下了达森草原这样一个空间坐标,同时也在文学的空间中留下了游牧民族以及草原这样一种非常令人深刻的印象。

  纳杨(中国作协创研部综合二处处长):首先我想引入一个题外的东西,就是这段时间正在看的纪录片《冰冻星球》,觉得非常震撼,然后就读到了这个作品。一开始我是拿它和《冰冻星球》做比较的,因为它们同样都带给了我一个全新认识这个世界的渠道。但是这个作品因为是一个文学作品,和纪录片很不一样,可以说这个作品至少有两方面的意义:一个是科普价值,在写到了冻土与生态,其中包括鼠兔、狼、熊、马,这些都是独特的,也都在一个同样的生态环境下。还有就是草原、沙地、冻土、雪山、冰川,这部分内容可以说读起来是带有科普性质的,读起来稍微有一些难度,但是又因为作者本身已经理解了这些知识点再把它写出来,所以跟随作者的写作,让我理解了,首先我知道了冻土是什么东西,冻土对现在的自然环境有什么样的影响,值得我们深入研究。这个作品就有价值了。第二,就是关于藏区牧民生活的书写,这是这部作品的人文价值。里面包括了两部分,一部分是日常生活,比如说上学、做饭、扎帐篷等,这些都是非常细节化的日常生活。还有一个就是文化,里面专门有一章节是写“源文化”,对“源文化”的追寻,还有石刻文化。这些东西的所有意义、价值都构成了这个作品非常丰富的内涵。在此之前,我也读到过一些关于藏地题材的小说,都觉得非常惊艳,但是在读到这个作品以后,我觉得这个作品除了让我有新的发现理解,还是一种有力量的东西,像刚才陈福民老师说到的,这样的纪实写作是有力量的,能够引起我们的思考。

  最后我想提一点建议,是不是可以让作品的主题更加鲜明一些,不需要面面俱到,作品里还有一些细小的地方,不够简洁。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taloshs.com All Rights Reserved.